快捷搜索:  www.ymwears.cn  as

海口·七十年|寻访白沙门渡海作战纪念广场

渡海纪念广场石碑。康登淋 摄

面对对头炮火百余勇士绝地突围

1950年4月1日6时许,国夷易近党艨艟贴近亲近白头陀,并向岛上解放军开炮。海口机场的国夷易近党飞机也出去轮番轰炸、扫射,枪声、炮声连成一片。

解放军部队顿时沿海岸线建筑工事,部署环形防御线。九连对海口偏向,八连对雷州半岛偏向(停船登岛地方),三八一团警卫连对南渡江偏向欢迎对头。

国夷易近党守军调遣六十四军1个师包括3个步兵团和3个炮兵营及艨艟、飞机猖狂反扑,妄图收复白头陀阵地。对头不分日夜地向解放军阵地冲击,从4月1日上午8时开始,一天向岛上阵地提议30多次进攻,到晚上6时,仍未能攻上白头陀岛。

在对头的轮番轰炸下,解放军伤亡惨重,统共剩下100多人。4月1日晚8时,解放军残剩职员成立临时战地党委,抉择从新支配部队,并拟定两个突围规划;越日战争,部队要继承提高,泅渡过南渡江,顿时抢船只返回海北。

4月1日晚上10时阁下,由连长冯开珠率领的第一梯队八连出其不料地打破对头的封锁线,抢到船只,顺利地返回海北。由三营副教育员葛尹元率领的第二梯队、秦道生率领的第三梯队和营部一路向前冲,因对头炮火激烈,大年夜多壮烈就义。

以寡敌众大胆不屈胁迫对方兵力

4月2日晨,在白头陀岛上残剩的35名指战员,再次提议冲锋,掠取1艘停在白头陀村子相近南渡江的淡水船,未能成功。20多名解放军战士被捕,被屠杀于府城甘蔗园。副指示员丁本教负伤被捕,回绝说出解放军渡海环境,被吊在国夷易近党艨艟上,从海口不停拉到榆林,活活地被吊逝世。副连长褚玉开负重伤,被捕后坚贞不屈,被屠杀于海口发电厂相近。

隐蔽在沙洲中的10名解放军战士,抉择分为三组渡过南渡江,向五指山提高,探求琼崖纵队部队。途中与对头一个班蒙受,营部军医徐杰、卫生员和1名战士走散。着末只剩7人顺利突围成功,在地下党组织的赞助下,于4月5日,到达琼崖纵队自力团部。解放军登岸解放海南后,他们重归三七九团三营营部。

“在全部解放海南战役中,白头陀岛之战打得最悲壮、最惨烈。战后发明,只有两批战士幸存。一批是八连部分战士抢到船只,穿过敌军封锁线返回海北;另一支便是这7小我,在琼崖纵队的接应下抵达解放区。”周琪雄奉告记者,解放军误登白头陀岛,造成了琼崖国夷易近党守军的差错判断,因而胁迫了许多国夷易近党兵力,给加强团主力的胜利登岸和向纵深成长创造了有利前提。

渡海英雄纪念碑旁, 一位白叟在给小同伙涉猎碑文。康登淋 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